作者:败落、樱花 更新:2019-10-20

一直很喜欢这样的季节。

温暖宜人的风,盛放后凋零的樱花。

还有……记忆里那个立于缤纷落英间,暮春与初夏的衔接处的人。

从远处望去,缠绕于丘陵的公路仿佛一条冬眠未醒的水蛇。山林间迷蒙的白雾仿佛处子的遮羞布。公车顺着山坡盘旋而下,速度不快不慢。

她看着路旁挺拔的樱花树,又零星的花瓣粘在发间,隐没于相同的颜色里。

已经有些记不清都就没见到那个人了,她突然有些惴惴不安。曾经做错过事,误会过那人,即便后来获取了谅解却仍觉得对方无法释怀。她不知道那人是何时离开立海大,离开日本的。但是收到告别礼,她急匆匆赶到那人的教室时那个座位早已空置下来。

那人的同桌是个很漂亮的少年,有着鸢紫的头发与瞳色。

“她……走了?”

少年笑得温和又疏远,嘴角弯弯,不见了双眼:“嗯,是的。”

那个人从来都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是的,飘忽不定。当那人站在你面前,不会有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似乎下一秒,那人就会随着清风飘走,再也不见。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少女淡然的眉眼与笑容。

虚无缥缈的,云淡风轻的。

一路的颠簸,她揣着同样颠簸的心情。

当得知那人回来之后就迫不及待地联络她,想要见到她,想要说……作为朋友,她很想念她。

但也有过思虑,或许见到的那个人会变得更加冷淡漠然。不知为何她会有这种顾虑,大概是因为她得知那人曾经离开日本的原因并不愉快。

下车后又走了一段路,当她看到那扇高大的铁艺镂空的黑色大门后有些讶然。但更讶然的是一边门柱上的铭牌。

镌刻着“迹部”二字的黄铜在阳光下闪着光。

即便时过境迁,她也清楚记得那人的姓氏分明是“藤堂”。

大门缓缓敞开,有人从里面迎出来。是一个男人,穿着挺括的黑西装,面无表情地朗声道:“是,分岛小姐吗?”

分岛音点头。

“我是这里的管家,我姓郁。”那个男人彬彬有礼地欠身,“请您跟我来,藤堂小姐在后院等着您。”

分岛音跟着他向里走,这路有些远有些复杂,在最终穿过一片树林后她终于看见了那个所谓的后院。

不是想象中的花园草地,入眼的是一个偌大的玻璃房。像是那种用来培育花草的温室,但那通透的介质后分明是一个游泳池。

分岛音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在那个管家的引领下走进了玻璃房。里面和外面的温度不太一样,毕竟现下是暮春,即使温暖却还是不够让人下水。玻璃房里的温度一如夏季。

泳池里的水碧蓝澄澈,波光粼粼地,有些模糊了视野。偌大的泳池里并不见人,她不禁有些疑惑。不是说冷云她在这里吗?

郁管家早已离去。

分岛音走到池边,盯着一池清水,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犹豫片刻后,她大声喊了一句:“有人在吗?”

她除了自己的回音听不见有人回答。

“冷云——”

又是回音。

不远处的水面荡开几圈波纹,然后是一连串的气泡。分岛音盯着那个地方看,有些好奇。

哗啦——突然有人破水而出,溅起的水珠在空中闪着破碎却耀眼的光。分岛音诧异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对方似乎没有看见自己。

灰紫色的发梢不住滴水,少年的侧脸精致而锐利。有一种张扬的华丽美感。

接着她听见了一阵咳嗽声,有些细弱,不像是男生会发出的声音。分岛音这才发现少年臂间拥着一个人。黑发如瀑,肤白如月,那是个单薄的少女。

少年伸手轻抚少女的后背,笑道:“怎么连这样都会呛水,难道是本大爷的嘴唇贴得不够紧吗?”那人的声音有些低哑,格外醇厚。

少女脸色绯红,不只是因为刚才那阵咳嗽还是因为少年的话语。她的声音是浅淡的:“别说这种话。”

修长的指托起了尖削的下巴,眼看着这那少年又要低头吻上时。分岛音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声音不响,却被回音无限放大。

少年无动于衷,根本不打算理睬那个旁观者。但是少女却一把推开了他,脱离怀抱后似乎差点沉入水底。还好被少年一把抱住。

少女看着池边的人,表情有些窘迫:“音……你什么时候来的?”

“……冷云,好久不见。”分岛音又咳嗽了一声,好让自己不那么尴尬,“我刚到不久。”

“是啊,好久不见了。”藤堂冷云笑了,想向她靠过去,却奈何无法离开少年怀抱。她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少年,“景吾,我想上岸了。”

那个被称为“景吾”的少年不置可否地看着冷云,扬眉道:“吻本大爷一下,就带你上去。”怀里的身子一僵,他笑了起来,低头在少女唇角吻了一下,然后抱着她缓缓游向岸边。

【好吧,会有番外的,相信我。是关于订婚的小剧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