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八十一章
作者:mijia 更新:2019-10-20

——五年后,拉斯维加斯——

“停停停停停——!哦!该死的!又输了!”蒋泽晨懊恼地捂脸,扭头绝望地抵在了蒋泽涵的肩膀上,“这都输了一千多美元了!我好不甘心!qaq”

“不过是一千多美元罢了,比起你赚的钱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不用这样心疼吧?”蒋泽涵轻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不心疼才怪!这可都是我的血汗钱!全都打了水漂,一根毛都没捞着,我心里太不平衡了!”蒋泽晨咬牙切齿。

“于是,你打算继续下注回本么?”蒋泽涵挑眉,一副打算稳扎稳打耗在这里八方吹不动的沉稳,跟自己的弟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蒋泽晨咬了咬嘴唇,挣扎地看着自己的皮夹,又看了看赌桌,“我听说,在赌桌连内裤都输掉的家伙都是这样想的:因为输得太多,所以不得不赌上更多以求回本什么的……”

“嗯,的确是这样没错。”蒋泽涵笑吟吟地点了点头。

“……妈的!老子再赌一把!要是还输就不赌了!”蒋泽晨一咬牙,将手里还剩下的筹码全部都堆了上去,结果刚刚做完这些,就被蒋泽涵拽了一个踉跄,后退几步顶上了他的胸膛,然后被他圈着肩膀、捏住下巴,扭过头去。

“你怎么还是这么可爱?”耳边传来蒋泽涵满是笑意的声音,随后嘴唇便被堵上,舌头描绘着唇线,挑开唇瓣舔舐着牙齿,蒋泽晨翻了个白眼,从善如流地张开了双唇。

两个人站在赌桌边热吻,周围的人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或是调侃地吹了声口哨,或是漫不经心地将目光重新投向正在开盘的赌局。

在拉斯维加斯混的人什么情况没有见过?只不过是同性情人接吻罢了,这种事情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值一哂。

蒋泽涵肆无忌惮地吻着自己的弟弟,终于可以丝毫不用去顾及周围的情况,而蒋泽晨也同样激烈地回应着,反手勾住他的脖颈,却又在听到周围人或是惊喜或是哀叹的声音后毫不留恋地将蒋泽涵推开,扭头去看结果。

“oh,shit!我这是流年不利吧?!”蒋泽晨炸毛,完全不相信自己连一把都压不中。

蒋泽涵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趁着自家弟弟将注意力都放在赌桌上的时候走开片刻,随后又兑换回来一堆筹码。

蒋泽晨“嘿嘿”笑了一声,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扑上去给了蒋泽涵一个热吻,随即拿着筹码再度投入了战争中,直到他终于尽兴了,才心满意足地被蒋泽涵搭着肩膀,离开了人群。

——至于最终到底输了多少,嗯,这样扫兴的问题就不要去想了……

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都提供免费的酒水,蒋泽晨自然不会客气,等到离开了赌场,蒋泽晨的脑袋已经有些发晕了。

微凉的夜风吹在身上,却丝毫没有起到醒酒的作用,蒋泽晨舒展身体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将头靠在了蒋泽涵的肩膀上,半开半合地眯着眼睛。

“累了?”蒋泽涵侧头吻了吻他,轻声问道,抬手揉着他的太阳穴。

“嗯,有点……”蒋泽晨的声音中待着些许的鼻音,听起来有点像是撒娇,明明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在蒋泽涵的面前却还是肆意任性地像个孩子——当然,这也都是蒋泽涵刻意宠出来的。

“谁叫你这么胡来,刚刚参加完颁奖典礼加冕影帝,就连夜坐飞机跑来美国,你到底要干什么?”蒋泽涵有些哭笑不得。

“哎呀,人生得意须尽欢嘛,我只不过是想让自己更开心一点。”蒋泽晨眨了眨眼睛,丝毫不在乎自己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估计宋岳都快被你气疯了,他这样认真负责的经纪人可不少找,你别真把他气得跳槽了,那谁还能治得了你?”蒋泽涵有些头疼。

“这不是有你嘛?我个人工作室的大~老~板~!我相信你肯定有能力挽留住这位特级经纪人的!”蒋泽晨信誓旦旦拿脑袋拱了拱蒋泽涵的肩膀,笑得谄媚。

蒋泽涵无奈,除了掐住他的下巴狠狠蹂躏了一下那仍旧带着酒气的唇瓣以外,却别无他法。

五年,蒋泽晨终于爬上了那个位置,将叶成琛从影帝的位置上狠狠地踹了下来,完成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的壮举,不过他后面还跟着个伺机而动的黎舟,下一届影帝最终花落谁家尚未可知。

——不过,有竞争才有动力,缺了黎舟或者蒋泽晨任何一人,娱乐圈内百花争鸣的场面都会黯淡许多。

蒋泽涵一手把持蒋氏,已经达到了说一不二的程度,除了进一步巩固蒋氏在固有领域内的地位以外,也同时成功地侵入了演艺圈,占有了一席之地,虽然并不多,却也足够将自己愈加璀璨的弟弟庇护在羽翼之下,让他可以继续肆无忌惮地让人头疼下去——比如在得到影帝之后任性地跑来拉斯维加斯赌博……

“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其实真的也许有道理。”蒋泽晨咕哝着,叹了口气,“起码我现在印证了它的反面,‘情场得意,赌场失意’,我的好运气大概都用尽了!”

“……别告诉我你跑来这里,就是为了证明这个?”蒋泽涵已经被自己弟弟的异想天开弄得完全没有了任何脾气。

“……这倒不是,这是顺便的收获。”蒋泽晨耸了耸肩膀,随即有些狡黠地笑了笑,“你知道人生四大喜事么?”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蒋泽涵挑眉,仍旧有些疑惑。

“前面的两个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没兴趣,不过我想凑一凑后者。得了影帝算是‘金榜题名’,得了美人么……是‘洞房花烛夜’~”蒋泽晨调笑地勾了勾蒋泽涵的下巴,看起来像个登徒子——好吧,他从本质上其实就是个登徒子。

蒋泽涵的眼睛一亮,随即又眯了起来,语气带着笑意,却又有些危险,“那么,我们下了飞机之后不是应该直奔拉斯维加斯据那个说永不关门的婚姻登记处吗?”

“呃……这是不可抗力,我觉得有点手痒……”蒋泽晨尴尬地视线漂移,随即又理直气壮了起来,“而且你不觉得那样很没情调么?!我们要先酝酿一下气氛!”

“我完全不觉得你酝酿气氛成功了,我现在只是觉得有些牙根痒。”蒋泽涵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毫无预兆地站起身,害得仍旧懒洋洋靠在他身上的蒋泽晨歪了一下,连忙伸手撑住长椅才稳住身体。

抬起手,看了看自己腕上的手表,蒋泽涵微微皱眉,“介于你的一时手痒,我们错过了在你金榜题名的二十四小时内洞房花烛的机会,不过如果把时差算上的话,还有希望。”伸出手,蒋泽涵挑眉,“你打算努力一下吗?”

“……当然。”蒋泽晨轻笑起来,抓住蒋泽涵的手,借由他的力道被拉着站起身。

不愧被誉为是结婚之都,拉斯维加斯的结婚登记处如想象那般热闹非凡,当蒋泽涵和蒋泽晨终于将两本护照和六十美元手续登记费放到面前的桌上后,已经离着二十四小时的分界线非常近了。

“你们的名字很像嘛,中国名字?”见多识广的登记办理人拿起护照,笑得有些调侃。

“是啊,所以我们才决定结婚的。”蒋泽晨如今已经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了,“我们都住在同一个城市,又都是同性恋,名字还那么像,你瞧,这才是缘分啊!这是上帝指引我们要在一起的!”

“嘿,宝贝,你们都是中国人,中国法律不允许同性结婚的。”办理人有些惋惜。

“这没事儿,我们就是图个乐子。”蒋泽晨大大咧咧地摊手,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等到回国我们就离婚。”

办理人善意的笑了起来,十五分钟后,他们便拿到了结婚执照,随后在路边拉了个陌生人,塞了点小费请他当证婚人,一起去了旁边的小教堂。

没有亲友、没有宾朋、没有酒宴,只有牧师和证婚人,蒋泽涵将挂在蒋泽晨脖颈上的白金戒指解下来,套在他的手指上,随后轻轻吻了吻那仍旧戴着蒋泽晨体温的戒指。

蒋泽晨笑着,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随后就着拥抱的姿势也看向自己的手腕,“嘿,正好赶上!”

“其实没有赶上。”蒋泽涵惋惜,在向证婚人和牧师道别后拉着蒋泽晨走出教堂。

“咦?难道是我记错时间了?还是我的表出错了?”蒋泽晨有些茫然。

“都不是。”蒋泽涵抬手,拦了辆出租车,“因为我们刚刚完成了拜天地的环节,但是最重要的洞房还没有完成——那才是洞房花烛夜。”

蒋泽晨:“………………”

“当然,我们可以认为我们不幸地把顺序颠倒了一下,先洞房花烛了,然后才是拜天地。”

“……好吧,暂时就这样认为吧。”

“很失望?”

“有点……?”

“那下次看你还敢不敢先去赌场!”

“什么下次?还有下次?”

“当然有下次,这次任务没完成,等到你再得了影帝,我们再来做一次结婚任务。”

“…………你打算干什么?创造结婚离婚次数最多的吉尼斯世界记录吗?!”

“这跟吉尼斯世界记录没关系,我只是想将这段婚姻维持地时间再久一点,每年能有那么几天也不错?这一次太匆忙了,以后我们可以试一下其他花样儿。”

“…………我怎么觉得,我一点都不期待了呢……”

——虽然这一段婚姻也许只有短短的一两天,但是我们将终生相伴——

作者有话要说:——————the end——————

终于写完了!内牛满面……这是个全文无虐所有麻烦都轻松解决的童话故事!【你滚!】能把这样纠结的题材写得如此甜得发腻什么的我真是个天才!【你继续滚!】

完结过这么多文,感言什么的觉得说不说也无所谓了,反正大家还在**继续混,早晚还能有再见面的一天=www=多谢一直支持买v的朋友,还有留言写长评送霸王票的亲爱的们~因为你们的支持这文才能这么快的完结(?)嗯,我是说,有你们的支持我才没有习惯性卡文,然后日更到了完结!——现在想来都有些不可思议……【咳】

本文定制已放出~【定制页面】,不过番外什么的……没有→_→本文一直在甜甜蜜蜜的,总感觉没什么好写的东西了,而下一代什么的……还是不要再继续祸害下去了【跪】所以定制里面没有网上未放出的章节,全都是本文里已经发表的,如果有兴趣可以定一下><

这是我用这个马甲发的第二篇长篇原创**了,第一个是穿越古耽(?),第二个是重生现耽,介于我向来喜欢在各个领域蹦跶着写文的特性,下一篇我打算挑战(真)升级流西幻了!为了这一篇文,我第一次写了大纲!(这有什么好炫耀的么喂!),主体是一般意义上的西幻,但是介于我本人的各种不靠谱,会掺杂各种神展开……咳,当然是**,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去下面的地址,谢谢>////<

神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