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争夺入府
作者:月宫 更新:2019-10-20

  “啊——”

  惨叫声如利刀划破苍穹,所有人瞪目而去,顿时惊得连头皮都是一阵发毛。

  那白光闪烁的门户间,一个人影披头散发,满身是血的从门户内逃了出来,全身狼狈至极,苍白的面孔中尽是惊恐和错乱。

  “哗——”

  所有人哗然,皆面色阴晴不定,远远注视着白光蒸腾的那扇门户,心沉如水。而那个刚刚还在鄙夷一干人等胆小如鼠的男子,也是徒然收回了脚步,神色中满是心有余悸。

  “鬼,鬼啊——”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地狱,这是地狱——”

  “……”

  人影疯言疯语,跪坐在所有人眼前,一双血丝密布的眸子中满是无尽的恐惧和慌乱。

  他,竟然疯了!

  所有人心神大震,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的人影,皆沉默了下去。

  没想到仅仅片刻之余,有人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抢足先登进入了白芒闪烁的门户中,却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就失了心疯地逃了出来,当真令所有人胆寒,远远地选择退避在了门户一边。

  而一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顿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变,吓得面目僵白,差点腿脚不稳,趔趄摔倒在地。

  这齐天府当真不是世俗之人能够随意进入,其中凶险,不可想象。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此人闯入了那扇门户,出来就变成了这副摸样。”

  “什么!这怎么可能!神历年间,齐天府每隔百年出世,都不曾听说有人刚进入府内就能伤成这样,这太过耸人耳目了。”

  “莫非齐天府有变?”

  “这……”

  所有人惊疑地盯着眼前的那扇门户,无不露出了沉思状。

  却在这时,那白光蒸腾的门户中忽然传出了一个老者的声音,顷刻间如一道惊雷在所有人心中炸裂了开来。

  “齐天府门府已开,考验就此开始!”声音低沉而苍老,字字如黄钟大吕般砸落下来,仿若当头棒喝,令所有人屏足了气息,竟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太过强势了,仅仅一个声音就令人产生了极度的不安和压抑,齐天府果真了得,难道真的要势与天齐了吗?

  “大哥,怎么办?”一个脸色明显有些白皙的男子,瞥着身旁的人影说道。

  “静观其变!”身边的人影沉默片刻,终于是道出了四个真字,却是惹得那白皙男子面色霍然沉了下去。

  “道友,考验已经开始了,难道我等就傻站在府外枯等吗?”人群中,一个略显青涩的男子,眉头倒竖,先是躁动了起来。

  “那道友之意又如何?”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站了出来,赫然是之前与齐天府守卫易居兮交谈的那个人。

  “我们一起冲进去,难道这么多人还怕了这扇门户不成?”略显青涩男子张口,语气直冲天际。

  “这……”一些人等听言,露出了寻思之态。

  “哼!尔等连齐天府的门槛都不敢进入,还谈何考验之争?既然如此,我也耻与你们为伍,先走一步了!”略显青涩男子一甩大袖,面目肃然说道,竟是破釜沉舟地冲向了那白芒蒸腾的门户中。

  “道友,等我!”突然,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追着青涩男子的身影,也冲了过去。

  “我去也!”又一个年轻俊杰紧接而去。

  顿时,越来越多的人影不要命地冲过那扇白芒闪烁的门户,一时间令得场面混乱不堪起来。

  正当一些人心有所动之时,却是听见一声声惨叫从门户中接连传出,紧接着便看见一群人全身是血的冲了出来,正如先前那个失了心疯的人一般,个个状若癫疯,徒然使得本就混乱的场面显得更加躁乱起来。

  而一些人影更是抵不住心中的恐惧,吓得掉头就跑,再也没有了一争齐天府考验之心。

  南宫逸冷眼旁观,静静地在一旁注视着事态的发展,心思百转之际不禁感觉到了一股微妙的变化。

  此刻,白芒蒸腾的门户恍然在一点一点缩小,这是即将要闭合的兆头,齐天府竟然要关闭门府了!

  突变来得太过迅猛了,当真要人进退不得,心急如焚。

  难道此次齐聚齐天府外,竟连门槛都不能进入,终究是没有一人能通过考验吗?

  所有人面色阴郁,皆露出了不甘之色。就连一些心高气傲,修为精深的不世大才都没想到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试问谁人能甘心。

  “不对!有人没有出来!”突然,一声暴喝,如雷霆一击,不知是谁大喝道。

  “什么!”

  所有人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身边的人影,徒然感觉到身边少了近三分之一的人。

  “难道有人成功进入齐天府了?”

  “道友,还等什么?门府就要闭合了,此时不入更待何时!”

  “道友,等我!”

  “……”

  电石火花间,所有人蜂拥飞入那扇骤然缩小的门户中,甚至在途中不惜大打出手,来争取到最后进入齐天府的机会。

  “啊——”

  半空中,到处是跌落的人影,惨叫声此起彼伏。

  利欲面前,谁人能独善其身!更何况此时齐天府即将关闭,如果有人敢胆在面前阻拦,势必会得到不惜一切代价的拼力一搏。

  “咚——”

  “咚咚——”

  一群人疯了一般,斩灭身前阻挡的一切身影,出手无情,可谓狠毒阴险,招招致命,为了闯过眼前的那扇已经在无限缩小的门户,彻底豁了出去。

  南宫逸飞盾,周身惨叫声络绎不绝,连他自己都不知被谁一掌拍中了后心,吐出一口鲜血,竟差点跌落在人群脚下,成为了众人闯入齐天府的垫脚石。

  这是一场厮杀,更是一场大混乱。此刻没有人能保证安然进入府内,都拼劲了全力在争夺,哪怕是拖着残躯也要进入齐天府内,夺取那最后的一丝机缘。

  “轰隆——”

  只听一声沉重的闭合声响起,整片山脉都为之一震,地动山摇!

  随着白芒蒸腾的那一扇门户湮灭,齐天府彻底关闭了。

  “哗啦啦——”

  九天银河骤然长落直下,磅礴不可阻挡,一切恢复到了原始之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