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真是好人呐
作者:EK巧克力 更新:2019-10-20

老者在前面带路,王存业与杨玄后面跟着,又行了片刻就院子跟前。

院门是柴干搭建,就是小村上常见的普通院落,老者推开院门,让两位香客先走了进去,自己最后进去顺便关上了院门。

晚上荒野,都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这院墙虽简陋,可以防着一些野狼野猪,免得自家山羊被吃了。

“老婆子!有客人来了。”走到屋子跟前,老者就开始叫喊。

门帘被掀了起来,从中走出一个中年妇人,脸上已经有了皱纹,显年纪不小了,见了王存业与杨玄两人,立刻热情的招呼着:“原来是客人到了,快进来,哎······也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你们。”

最后一句话声音微小,但两人都是听见了。

“不妨事,借宿一宿,就给老伯一家添麻烦了,实在过意不去。”两人进了屋子,坐在炕上,昏暗油灯照耀着,还可以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小女孩。

王存业一笑,开口:“老人家的孙女?几岁了?”

老者闻言,点点头:“嗯,我大儿子的女儿,五岁半了,哎,可惜身子不好,前些天又病了……”

说道这里,老者不由得皱起眉。

王存业细细一看,顿时发觉小女孩脸色并不是正常红润,而带着丝丝苍白,没有血色,这显不正常,她又瘦又浮肿,这两种情况的确在她身上。

这时被她的奶奶扶着,不知道是喝着什么药,她一声不吭,将一勺一勺喂到嘴里的中药一一咽下。

看着眼前这个艰难喝药的小女孩,喝完一口后,勉强笑着:“叔叔好!”

王存业心中无缘无故一沉,就在这时,中年妇人端着二大碗大米和一大碗不知道是什么炒出来的菜,端了上来·菜色是青色。

“饭菜不好,还请客人不要嫌弃,将就着吃。”老者见饭菜端上来,脸上带笑·对王存业与杨玄说着。

“来,老伯,你也上来,大伙一起吃。”杨玄出声招呼着。

老者听了却是一笑:“你们吃着,我刚才在庙里已吃过了。”

见老者这样说,两人不再推辞,就着菜吃着·老者见他们开吃,走了出去,中年妇人也是一样。

吃到一半,杨玄突然出声:“这菜……是野菜啊!”

王存业听言,夹了一筷子,细细品着,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嗯,也是·生活大不易啊!”

一大碗菜,菜色全青,烧的很软·将就吃着,两人都是人仙三转,胃口极大,就算菜不行,不一会就已吃了个精光。

屋子中昏暗,王存业走了出去,见得繁星满天,在夜空格外耀眼。

“老头,你这点吃的够么,我在去给你盛些去。”

“差不多了·快死的人了,能吃多少。”

王存业踱着步子,突听得此言,不由一惊,望向出声的小屋。

屋子中,点着油灯·炉火通明照耀着,带路老伯左手端着大碗,右手拿着土黄色窝窝,在炉火下吃着,吃两口就端起碗喝口水。

碗里清清淡淡,没有颜色,王存业当下明了,这是清水。

“你怎么说话呢。”中年妇人见老头说话口无遮拦,不由说着:“你快点吃完,过会还要为孙女念经祈福,祈福了还要安排客人睡觉。”

这次老者却没有反驳,而尽快吃着,王存业见了这个,想起刚才自己两人吃的都是米饭,神色有些木然,却不知想些什么,过了片刻,不在看着,转身回了屋子。

掀开门帘,进了屋子,却见得杨玄立在喝了药,已经入睡的小女孩跟前,正在细细观察着。

“杨兄,这女孩的病是什么?”王存业见杨玄细细观看,出言问着。

杨玄闻言,摆摆手,示意轻声说话,勿要打扰孩子休息,低声说着:“很麻烦,骨髓的问题,怕是治不了。”

正说着,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门帘掀起,中年妇人走了进来,不好意思的一笑:“客人啊,你们等会,我们给孙女念经祈福,念完了就安排你们休息!”

王存业和杨玄相看一眼,就说着:“没关系,我们在这里坐着等着。”

“那就好,怠慢客人了。”中年妇人话多,老者话不多,两人对着一副图像磕头,开始念着经。

这经文并没有问题,就是元水娘娘的经文,王存业看他们姿势都有些不对,显得异常滑稽,不由笑了笑。

不过这这对夫妻念的恳切至诚,眼中满是感激神色,念完,又望着神像说着:“我给娘娘磕头了,保佑我的孙女病好······我孙女已经好多了,这恩德……永世都不能忘啊,娘娘…···”

说完就虔心的叩拜下去,就在这时,王存业突出手,在虚空中一抓,又连忙缩了回去,杨玄一惊,仔细着着王存业的动作。

对面还在叩拜,王存业闭上眼睛,心神沉入识海,只见一丝力量突然之间垂在了灵池上,隐隐见得一个模糊的女神。

这女神气息浩瀚博大,宁静安息,但转眼之间,她身子一动,就要睁开眼睛,在这瞬间,龟壳猛的一震,黑光一扫。

“轰”一震,这丝力量所有外相都消去,变成了一丝青紫的力量,一种王存业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弥漫出来——这是深不见底的死亡。

下个瞬间,龟壳猛的一抽,这丝力量只挣扎了一下,就自消失,王存业打了一个颤,睁开眼睛。

“怎么,如何?”见王存业睁开眼睛,杨玄不由凑过来问着。

“不是土地,不是山神,不是河神,不是妖族,不是天庭正神……甚至不是低级的邪神,是非常强大的魔王。”王存业沉然低声说着,这魔王不是独创,在道家和天庭体系中,凡是不属于体制内的神力都是邪神,凡是强大的邪神都是魔王,这在道藏中有明确记载。

杨玄闻言,说着:“我们出去说!”

两人就自出去,王存业就问着:“哦?杨兄有何见解,且说来听听。”

杨玄微微一顿,说着:“据我观察,这魔王虽非常强大,浩瀚难测,但在此片大地,却没有真身降临,连分身也没有,甚至连完整的‘相,都没有,眼前神光根本没有真正的灵觉主持!”

杨玄说着,单手一指,王存业顺着手指一看,却见得隐隐有着金光,却显的有些机械,王存业想起刚才自己夺了一丝,也没有见得反击,心中若有所悟:“你的意思是,这里不过是它的一些气息导致?”

杨玄闻言,看着泥墙,思虑着,眯着的眼中幽幽放光:“怕是些种子。”

王存业眼中闪过难明神色,这样说来,这些东西根本不足为道,恐怕就是来个鬼仙也能全盘清除。

想到这里,两人相视一眼,眸中掠过杀机。

于此同时,夫妇两人完成了念经,王存业和杨玄眼光一看,有些讶然,因本来脸色苍白的小女孩,此刻脸上已带了一丝血色。

这时,夫妻两个起身向王存业两人走过来。

“两位客人,让你们久等了,且随我来,我带你们去另一间屋子休息。”老者走了过来,对两人说着。

“麻烦老伯了。”王存业说着。

老伯带着两人出了屋子,进了一件房屋,点着油灯,说着:“这里有床铺褥子,你们且不要嫌弃,将就一晚,早些休息!”

“谢了!”王存业拱手。

老伯顿了顿,没停留就转身走了出去。

杨玄上前,吹灭了油灯,摸了摸有些潮湿的被子,不由一笑:“我们修士,那里需要休息,调息打坐也是一样。”

王存业闻言,却是一笑,“大善!”

调度炉火,运转内外,是为人仙,两人都坐了下来,细细调息,只过了片刻,两人都渐渐云雾一样的云气弥漫出来。

到了半夜,调息渐完,两人都继续坐着,突然之间,杨玄说着:“虽是魔王,却说不定还真能治病。

“恩,可惜了,要是真的铲除了,只怕这小女孩没有希望了。”王存业没有意外,接着口。

下面一阵沉默,唯余淡淡叹息。

一夜无话,转眼就是早晨了,当第一线阳光洒下来时,二人就出来了。

“哎呀,客官,你们出来了,用些早饭?”

“不了,快些到城里去呢!”两人谢绝了,王存业上前,摸了摸怀中,很是理智的放过了银票,也放过了一个二十两的大银元宝,这些对这户人家,怕是祸端,只取了一个五两银子:“不要推辞,你们不收,我两个也是奔波三十里去城镇给旅馆赚着,你且拿着。”

老妇人一怔,脸上表情复杂,又想起自己孙女身上打着补丁衣服,如果有这银子,怎么也能给她换身新衣,两年没给她买布了。

想到这里,迟疑了下,还是收下,收了银子,老妇人嘴上念叨着:“真是好人呐……”

远远望着这两人远去。

杨玄和王存业都是脚步轻快,这时凌晨人不多,两人都不介意用些身法,快速着行着,没有多少时间,就到了大道上。

这时有车子过去,就不急着用武功赶路了,过了片刻,就有着牛车经过,当下出了一贯钱,就乘着回城。

一路上,两人都略在沉思,并没有说话。,。

看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