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剑制敌
作者:角龙 更新:2019-10-20

“啧啧,谁说要收拾我们,珍香就在此处,放马过来吧。”远处再次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沙哑难听。子轩放眼看去,只见林中又多了两人,皆是龙门派炼师级的弟子,一男一女,并肩而立。 申浪冷哼了一声,说道:“哼,你们竟然跟踪我。”

女子道:“我与申师弟的切磋还没算结束,正想来再向你讨教几招。不料却听到婉儿师妹骂我们什么臭名三怪,还扬言要收拾我们。”

子轩观察入微,见申浪竟有意无意地向后退了半步。

木婉儿却上前道:“史珍香、赖跃经,你们仗着仙乐坛肖坛主撑腰,常常欺压同门,今日我木婉儿便要为同门出这一口恶气。”

说罢,剑气一吐,飞沙走石一般向史珍香攻去。

史珍香对旁边的赖跃经说道:“二师兄,便让我来领教一下婉儿师妹的高招吧,你不必插手。”

赖跃经点了点头。

史珍香不仅姓名怪诞,长相也颇有几分滑稽,尤其是脸蛋上一颗斗大的黑痣,更是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但她一身初关采境的修为却是容不得小觑。

与她同为炼师级弟子的木婉儿,虽然身份相同,但是修为却差了一大截。木婉儿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正在突破筑基进入初关的瓶颈之时。

木婉儿习练了龙门派的流星剑法,身法轻巧,变化多端,急如流星,威若惊雷。太极剑中隐隐有细小的电光闪动,剑花飞舞,哪里有丝毫切磋之意,分明是在生死相搏。

史珍香修为比木婉儿高出不少,太极剑剑尖一挑,与木婉儿手中之剑交缠在一起,清响之声霎时响起,史珍香并没有以修行力压木婉儿,反倒想在招式上折辱木婉儿一番。

子轩在与敖摩、敖锋的交手中,积累了不少战斗经验,这时也在细细观察两人的招式,寻找招式中的破绽。经过观察,子轩发现木婉儿招式虽然迅捷,却往往在换招之时收势不住,遗留下一个小小的空门。史珍香便每每抓住这空门,击的木婉儿上忙下乱,想要组织起一套完整的攻击都十分艰难。

而史珍香招式平凡,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以最简单的招式制住木婉儿的攻击,看的出来单论剑术,史珍香也要比木婉儿高出不少。

申浪见自己师妹落在下风,本想出手帮忙,却瞥见守在史珍香一边的赖跃经。他自知修为比不过赖跃经,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在心里以这是同门切磋武艺来安慰自己。但在龙门派普通弟子中,大家都知道,与臭名三怪切磋武艺的弟子,没有几人不伤在他们剑下,留下几道终身难忘的疤痕。

在子轩心里,已知长此下去,木婉儿必败无疑,所以也没有兴趣再看他们比试,反向史珍香身后的赖跃经看去。赖跃经也是相貌与姓名同样怪异的人,他整体形态看去,与子轩在沙陀堡中见到的秃鹰有几分相似。不过坍塌的鼻梁,一对拖沓着厚重眼皮的小眼睛却大异常人,远非秃鹰可比。子轩打量了他一番,见他身材强壮,小眼睛中更是灵光汇聚,修行之深,恐怕也在史珍香之上。可是子轩却是无法判断出来他的修为究竟到了哪个境界。

果然如子轩所料,没过多少招,木婉儿的太极剑便被震得从手中飞脱而出。

木婉儿已败,史珍香却丝毫没有撤手之意,长剑一挥,径直刺向木婉儿美丽的脸孔之上。

木婉儿吓出了冷汗,申浪也脸色煞白,正想出手的时候,却被赖跃经双眼一瞪,停下了动作,迟疑不定。

千钧之际,只听一声清响,史珍香的太极剑竟被挡了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木婉儿、申浪、赖跃经、史珍香都同时看来。

只见子轩不知何时闪到了木婉儿身前,身子笔直挺拔,手中一把太极剑刚好架在史珍香剑尖的三寸之处。

原来子轩早已看出了史珍香招式中的破绽,本来两人切磋比试,他是不会出手的,可是史珍香出手却狠辣无比,非要毁了木婉儿美丽的脸庞不可。子轩知道,一个女子最看重自己的容貌,像史珍香这种相貌丑陋滑稽的自不必说了,但像木婉儿这样清丽无双的美丽女子,要是容颜遭人毁去,那生命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所以他不得已才出招在短短的瞬间制住了史珍香的攻势。

显然,其他四人都没想到子轩能这样轻易地制住史珍香剑法,要知道,就算在炼师级的弟子中,史珍香的修为也是靠在前位的。而子轩身着普通炼师级弟子的道袍,一招间便挡下了史珍香,只怕连赖跃经也没有能力办到。

不过子轩这一招只是取巧而已,要说在修为上胜过史珍香,那是绝无可能。他此时一身灵力都无法驱用,恐怕连黄冠级的弟子都比不过。

好在史珍香被子轩拦下后也大吃一惊,没有继续攻来,不然子轩必然惨败在她剑法之下。

被子轩一招制住之后,史珍香也退了下来,而赖跃经却上前一步,拱手道:“敢问这位师弟是谁?”

子轩收起太极剑,一脸冷峻地答道:“李子轩。”

赖跃经两人怔了一下,他们自当听说过子轩的大名,能被上官清风以炼师身份邀请入门的弟子,必有过人之处。当下,二人哪还敢轻举妄动。

此时,木碗儿目光中也闪过了一丝柔色,痴痴地看着子轩直挺的背影,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扫申浪一眼。

史珍香脸色一变,换了一副嬉皮的面孔,让她本已丑陋的脸嘴显得更加恶心。

子轩面无表情,只听史珍香说道:“原来是李师弟,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

赖跃经也知道,现在绝不是随便得罪子轩之时,尽管他自恃有能力与子轩一战,但还是不得不上前恭敬地说道:“既然李师弟在此,今日的切磋便点到为止吧。”

申浪静静站在一旁,自也不敢再要求与史珍香、赖跃经二人比试。而木婉儿经过刚才那一剑,也斗志大减,在子轩身后默然不语。

子轩道:“多谢师兄、师姐高抬贵手。”

史珍香又嘻嘻笑道:“李师弟,跟我们还用这么客气吗?”声音怪异,让人闻之欲呕。

赖跃经心忖现下不应再在此处多做停留,向子轩辞行道:“李师弟,我们二人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

子轩对两人没有一点好感,冷冷道:“请便。”日

赖跃经心里冷冷哼了一声,与史珍香一道向远处飞去,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