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章 仗剑天涯 10
作者:臧孤鸿 更新:2019-10-20

第二卷 第七章 仗剑天涯 10

鲍震和庞忠回到晴礵岛之后,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备战工作当中了。没过几天,朝廷便又有了新的动作。南方十三省的近二十名商贾大家,全部以偷税和贿赂罪被查抄了家产。这一举动,引起了张继天的警惕。

山雨欲来风满楼,朝廷这样做明显就是为了补充空虚的国库。这几个巨贾的家产加起来,大约相当于寻常年份三四年赋税的总和。不止张继天,罗天旭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也马上预感到朝廷要拿天龙帮开刀了。

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了,张继天已经在全帮上下进行了一场战争动员。如今,所有的天龙帮帮众都积极的投入到了即将与朝廷的大战当中。

罗天旭这几天虽然一直很忙碌,但是他到了晚上还是很难睡下。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在每一次天龙帮遇到强敌的时候,他都会考虑。自从天龙帮建帮以来这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无数次的面对过生死的考验了,但上天似乎对他们情有独钟,始终不想放他们一马。

整个晚上,罗天旭都在想那些当初斗志昂扬从尺海村跟着他出来的村民们,如今只剩下当初的一些老弱还安然的活在天龙帮,那些精壮的年轻人,多半死在了同怒蛟帮的争霸和与倭寇的争斗中。

罗天旭躺在床上,满脑子全.都是他当初在尺海村时,看到的一张张朴实而亲切的笑脸。他就这样在床上辗转了一夜,始终没有睡着。

第二天一早,他便将五位兄弟和.船长以上的百十名帮中长老、要员召集到了承天堂。承天堂里人头攒动,虽然黑压压的站满了人,但却是鸦雀无声。因为大家知道,帮主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了。

罗天旭看大家都在认真的等.待自己说话,便清了清嗓子,郑重的说:“诸位既然已经到齐了,那我就把我这几天一直思考的问题跟大家商讨商讨。自天龙帮建帮以来,便战火不断,先是怒蛟帮仗势欺人,鱼肉百姓,我天龙帮热血男儿不堪其任意**,奋起反抗,才有了现在的天龙帮。反抗怒蛟帮,可以说是为民除害,做到了一个义字。后来,怒蛟帮式微,倭寇又起,我天龙帮男儿抱着以死殉国的决心,奋起反击,击败了实力远胜于己倭寇,可以说御敌于国门,做到了一个忠字。如今,天龙帮终于做大做强了,却成为了当权者的眼中钉,肉中刺,急欲除之而后快。于是,朝廷的当权者们不顾我们当初抛头颅、洒热血的爱国行径,公然指责我们是海盗,是伤天害理、祸国殃民的匪徒。这点实在是对我们太不公平了。”

罗天旭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大家都被他慷慨激昂.的演说触动了,一个个义愤填膺,誓要为自己正名,教训可恶的当权者们。不过,大家没想到的是,罗天旭停了一会之后,突然话锋一转,转头问张继天:“二弟,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但一直都没敢开口。今天,我觉得是时候了解一下了。”

“大哥,有什么事只管问便是了,我一定知无不言。”

罗天旭点了点头,问道:“从尺海村追随我们到现在.的村民们,还剩多少人?”

张继天听他这样问,大体猜出了他要说什么,但.他还是一五一十的告诉罗天旭:“当初尺海村全体村民一共五百三十人,其中壮丁三百人。现在全村只剩下二百多人,壮丁也只有五十人左右了。”

罗天旭一听,眼.就有些酸涩了:“是我对不住他们啊,当初带他们出来,本是寄望我能给他们一个情景太平的家园,没想到到头来,这么多兄弟永远的死在了这里啊!”

大家都被他的情绪感染了,一改刚才群情激愤的样子,全都静默了下来。罗天旭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说:“兄弟们,我罗天旭并不是一个争权夺利的人,当初建立这天龙帮的初衷,也是为了能给大家一个安静太平的息身之所罢了,可天不遂人愿。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险阻,战胜了那么多的敌人之后,太平世界仍然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帅土之宾,莫非王臣。我已经想清楚了,如今天下大乱,即便是处在南海一隅的小小的晴礵岛也不可能置身事外,独自偷安。唯一能够让大家过上太平日子的办法,只有背井离乡,下南洋,去独自建立一个新的岛国。”

此言一出,便立刻招来了反对的声音。鲍震心中也不赞成他的这个决定,但众人面前他不好意思当面顶撞自己的大哥。不过,手下们就没有这么顾及他的颜面了,纷纷道:“帮主,我们可以走,但我们吞不下这口恶气!我们本该是英雄的,凭什么朝廷说来讨伐就来讨伐?还如此的污蔑我们,不教训、教训这帮当权者,我们实在是不甘心啊!”

“是啊,一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人群立刻激愤起来,罗天旭化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他们重新平静下来:“我知道,大家心中委屈,我们当初独自面对强大的倭寇的时候,尽力了,流血了,但没有得到半点的承认,现在他们却反过来说我们是草寇,甚至说我们串通倭寇。我也很生气,也想好好的教训一下那帮混蛋,但教训了他们,又能怎样呢?只能增加双方的死伤,只能落下让朝廷二次征讨的口实而已。兄弟们,你们想想尺海村的那些老弱,他们哪一个还希望咱们再动刀兵?你们再想想那些曾经在你们身边倒下去的兄弟、朋友们,他们又有哪一个希望你们的血再流进这滚滚的潮水中?只要一开战,那么注定双方都是输家,只有那些一直窥伺在旁的人,才是渔翁得利的大赢家。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下南洋,我实在是不想再见到一个天龙帮的人,死在毫无意义的战争中了。”

大家被他说的都很感动,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每个人脑海中都浮现出好几张亲切的面容,这些人都很普通,但又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已不再世上了,他们都已经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如今还站在这里的这些人们。

大家一同追思这死去的亲友,良久都没有人再说一句话。张继天见时候差不多了,才说:“大哥,只要有家人的地方,便是我们的家。只要我们兄弟不分开,天涯海角都是我们兄弟的家。”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才重新开口道:“属下愿追随帮主,天涯海角,至死不渝!”

罗天旭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此时已经激动的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

朝廷并没有料到天龙帮的决定,不过,他们已经先发制人,派精兵把守住了沿海的几大省份,如同张继天预料的那样,切断了天龙帮的补给线。征讨的大军也很快,便从福建沿海出发了。

不过,当唐中暄带着数万将士登陆道晴礵岛的时候,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了。众兵丁找遍了全岛,也没发现一个天龙帮的人。唐中暄没想到天龙帮撤离的这么快,昨天晚上的时候,他还收到线报,说是有十多艘天龙帮的战舰在晴礵岛周围警戒。

唐中暄独自在晴礵岛的码头转了半天,久久不能释然。天边处有一个清秀的女孩子,一直冲着他笑。如今,他的心中满是遗憾,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临走也没有再让他看上一眼,本来他是打算将女儿再抢回去的。

感慨了半天,他终于接受了残酷的事实。不过,他还是想要到承天堂去看看,看看这些让他既敬又恨的江湖中人,还有没有留下什么。

果然,他如偿所愿般,在承天堂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封信,信封上用遒劲有力的毛笔字写着唐尚书亲启,五个大字。

唐中暄想也没想便拆开了信封,只见信纸上只写着这么一首诗: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 ,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 ,只叹江湖几人回 !

唐中暄看后,唏嘘不已。正感慨间,副将却来询问道:“大人,这帮草寇已经望风而逃了,是不是按照原来的规矩,将他们的寨子付之一炬,然后班师回朝?”

唐中暄看了看这个布置的朴实,但大气恢弘的承天堂,然后叹口气说:“他们不是草寇,他们是一帮豪气干云的热血男儿。就把这座寨子留下,让后人们缅怀他们的丰功伟绩吧!”

唐中暄一边说,一边负手从容的走出了承天堂。只见他一边悠闲的走着,一边望着天际诵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观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