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结局。
作者:星熊勇仪 更新:2019-10-20

剧烈的爆炸之后,教皇失去洁白的外套。(!)灰头土脸的站在爆炸的中心,脚下的泥土已经被烧的焦黑。

此刻被束缚的迪奥库滋趴在离教皇十米开外的位置,整个人在那里没有一点移动的痕迹。

女王双眼盯着面无表情地教皇,心中十分不安。

出其不意的偷袭居然没有让教皇受到半点损伤,难道说今天就真的只能葬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面无表情的教皇转头看向女王的方向。

他沉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说过:‘在神的力量下……一切都是无用!’。”

说着教皇他抬手对着女王的方向猛力一挥。

顿时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扭曲着空间向着女王的方向袭去。

轰隆!

女王根本无法防御教皇的攻击,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

“可恶!”

在半空中,女王咬牙切齿地盯着逐渐变远的教皇心中十分不甘心。

……难道今天、不!绝对不可能!

就在女王思考问题后,她整个人撞在了教廷的外墙上。

轰隆!

巨响从她的身上传来,背后的外墙瞬间被撞得凹进去,破裂的裂痕如同蜘蛛网一样布满外墙。

女王整个人成大字行贴在外墙上,余力消失之后缓缓下滑。

瘫软的靠坐在外墙上,脊椎已经完全粉碎。根本无法再次站起来,只是靠在墙上已经是极限。

“……迪奥,我这次真的完了。”

女王双眼注视着趴在地上的迪奥库滋,脸上露出了苦笑。

“还没有完!”

突然趴在地上的迪奥库滋奋力地爬了起来。他全身的骨头在这一刻修复了大半。但是以现在的身体还是难以站立,全身颤抖的迪奥库滋咬牙切齿地稳住自己的身体。

站在教皇的面前,双眼愤怒地前方。

现迪奥库滋的起身,教皇脸上露出一种意外。

他有趣地看着迪奥库滋:

“居然还能站起来……啊、啊。我忘了你是僵尸,无论怎么都不会死的东西。”

说着教皇用一种极度讽刺的语气说道:

“那么告诉我。僵尸。你和你的同伴生死相离的感觉是如何?……要知道你是不死的,你的同伴却不是。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好笑,我说的对不对。僵尸、不!是三勇士之一,魔法师。”

教皇的话就像是在迪奥库滋的伤口上撒盐,听到这话迪奥库滋整个人呐喊起来:

“你这个渣滓!!”

迪奥库滋双拳紧握,整个人站在教皇的面前。他根本不敢对教皇出手。因为迪奥库滋十分清楚自己无法战胜教皇。

唯一的计划就是撤退,但是教皇会让自己撤退吗?

自然是不会,所以只能拖时间。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至少、至少要让女王逃离这里。

自己是不死的,所以教皇无论怎么对付自己都不会有太多的用。

现在迪奥库滋为只能拖!

但是被识破的机会十分大,教皇很容易看出这一点。或者说已经看穿了这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几个人出现了。

来人让迪奥库滋和教皇都震惊,最为震惊却是教皇。他见到眨眼间出现在自己面前四人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或者说是一种难以置信,茫然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明明你们、你们已经……”

“死了是吗?”

回答他的是一个女声,那个声音对迪奥库滋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她的样子深深地印在内心的灵魂之中。

她就是芙蕾亚!

黄金一族上代最强!

“……芙蕾亚?”

迪奥库滋注视着身边的少女,双眼之中闪动着不可思议的表情。但芙蕾亚却没有理会迪奥库滋,因为芙蕾亚知道此刻的迪奥库滋并非迪奥库滋。

她冷冷地扫了一眼迪奥库滋。毫无表情地说:

“迪奥、不。我不认为你是迪奥,你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陌生人。你懂我的意思吧?”

芙蕾亚的话让迪奥库滋猛然理解了,没错自己不是真正的僵尸。

但是、这是谁告诉他的?

迪奥库滋不明白为什么芙蕾亚会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而且看莱恩哈德的样子也像是知道一样。

到底是谁告诉他们的?在冥界生了什么?

就在迪奥库滋茫然不解地时候,背后的空间扭曲猫从扭曲的空间里跳了出来。

当她看到现在的场面之后,弱弱地走到迪奥库滋的身边小声地说:

“主人,太虚把你的事情告诉了芙蕾亚他们。”

听到这话,迪奥库滋释然了。

太虚他知道是谁,这个世界的创世神。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太虚。

迪奥库滋苦笑一下。脸上露出一种苦涩。

到头来,自己最大的秘密成了自己和芙蕾亚决裂的根源吗?

试问自己,迪奥库滋不知道今后怎么去面对她。更重要的是:恐怕小公主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自己能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一些。

不过,现在的情况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这时,小公主带着一种难以面对的表情走到迪奥库滋的面前。递过一瓶黑色的液体:

“迪奥、不。我的未婚夫。不管你是谁我都始终喜欢着你。”

“……小公主。”

听到这话,迪奥库滋浑身一震。

有些颤抖地伸出手,结果瓶子。

迪奥库滋知道瓶子里的东西是什么,那是僵尸的四肢。也是自己的四肢。

“我、我第一次觉得这么沉重。”

捏碎瓶子,里面的黑色气体涌进迪奥库滋的身体。

这一刻。迪奥库滋找回了自己的四肢,找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

就在这一刻,迪奥库滋成为究极的生物!

这个世界上除了太虚能战胜的生物。

……力量、第一次。

我觉得自己的力量这么沉重,沉重得难以相信。

回忆一切,从一开始的一切。

并不是僵尸的一切。而是自己的一切。

和小公主相遇,相知,相爱。

大概、也许、现在自己是幸福的存在。

这一刻、迪奥库滋知道自己该做的事情。

终结这一段与僵尸的恩怨,结束被束缚的一切。

漆黑的死气从迪奥库滋的身体溢出,大地在这一刻颤抖。

当迪奥库滋再次看向教皇的时候,双眼顿时现不同。他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团白色的光蜗居在教皇的腹部。

而白光给自己的感觉却是那么熟悉,那种如同母亲一样的慈爱。

这一刻,迪奥库滋明白了。

他明白了教皇口中‘神的力量’是何种。

“……呐,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吧。”

他轻声地呼唤着,向着教皇的温柔地说着。就像是孩子对母亲的救赎一样。

“什么意思?”

教皇现迪奥库滋的不同连忙问道,他感觉到不妙、十分的不妙。

迪奥库滋身上散的力量让自己感觉到了颤抖。身体之中的‘神’也激动起来。宛如见到失散已久的孩子。

那种感觉、那种让人迫不及待的感觉让教皇感觉到恶心。

可恶!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会失败!为什么!”

教皇预感到了自己的破灭,身体里‘神’的力量已经让他能够预测未来。但是却是预测到自己是死亡。

神是无所不能的。

教皇这样相信着,但是他却现自己无论怎么改变都无法改变自己的死亡的结局。

没错,神是无所不能的!

神可以扭转因果。

但是教皇现就算自己跳跃时间回到过去,斩断因果都还是无法逃离自己死亡的这一幕。

他恐惧了。

恐惧的看着逐渐接近自己的迪奥库滋。

这一刻,迪奥库滋走到教皇的面前双眼散着一种决意。

“教皇,好久不见。你跳跃了多少个轮回了?难道你还没明白吗?就算是‘神’也有无法扭转的因果!”

说着迪奥库滋抬手插进了教皇的腹部。

噗哧!

教皇惊恐地现。自己跳转时间消耗的力量太多根本无法闪躲来自迪奥库滋的攻击。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迪奥库滋插进自己的腹部,然后抓住一团白色的光球。

举着白光,迪奥库滋温柔地说:

“终于见到你了,盖亚。”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教皇捂着流淌血液的肚子,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迪奥库滋。

而迪奥库滋淡淡地笑了,讽刺地看着教皇:

“我可是盖亚创造的生命,你认为我会不知道盖亚在哪里吗?之前,我的身体分散了所以我无法看到盖亚,更加感觉不到盖亚。但现在不同了,我已经完全的恢复了。所以我能看见盖亚。能找到盖亚,能杀了你……教皇陛下。”

说着,迪奥库滋抬手斩断了教皇的身体。

顿时鲜血四溅,教皇就这样离开了世界。

“……终于,解决了。”

迪奥库滋感慨地看着面前教皇的尸体。回忆着自己一路走来的一切。

他目睹了无数个不同的世界,自己没有遇到小公主,没有遇到优德,没有遇到龙奈,更没有建立罗德。

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了。

因为,一切都结束了。

自己的可以完美回去了,而船票就是盖亚。

没过多久,太虚出现了。

他站在迪奥库滋的面前,脸上带着温柔地笑容。看着迪奥库滋保持着那种温柔,而迪奥库滋看到太虚后脸上露出一种叹息。

“我早该想到会是你。”

太虚温柔地笑着:

“没关系的迪奥,我可是喜欢着你的。”

“我都说过好多次了,不要这么对我说。我害怕!哈纳斯!”

迪奥库滋道出了太虚的身份,脸上露出了一种感慨的笑容。

闻言,太虚也感慨地笑了起来。

稍许太虚缓缓伸出手,对着迪奥库滋笑道:

“给我吧,把你的船票给我。”

迪奥库滋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种感慨:

“哪有把自己女儿说成是船票的,真是的。不过,算了。这是你的事情,但是有一点你要清楚。”

“哦?什么?”

太虚不明白的看着迪奥库滋。

而迪奥库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叫起来:

“下次你们家的事情别让我来了,太痛苦了。我再也不想纠结你们家的事情了,要不是你是太虚我早就一拳打你了。”

“哈哈哈哈……迪奥果然我还是喜欢你。”

“啊哈哈哈,某种意义上我真心不让你喜欢啊。”

两人笑呵呵地打趣起来。

稍后,太虚接过盖亚。淡淡地笑道:

“那么,回去吧。她们还在等着你呢。”

“是吗?那还真是不错啊,回去大吃一顿。累死我了。”

说着迪奥库滋活动自己身体,就像是在诉说自己有多累。

“那么再见,迪奥。”

“再也不见,哈纳斯。”

“呵呵。”

“嘿嘿。”

就这样,迪奥库滋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轮回。在那里,他看到了等待自己的所有人。

小公主在见到迪奥库滋回来的瞬间喜极而泣,飞扑而上。

“迪奥!好想你!”

“啊、小公主。不,应该是我亲爱的妻子,我回来了。”

迪奥库滋搂着小公主脸上露出一种最为幸福的笑容。

也许这就是自己追求的一切。

(结局)